欢迎访兴宁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网站首页!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兴宁市人民政府网
今天是:
文联主题党日活动——大坪罗屏汉故居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浏览次数:187作者:文联发布时间:2018-09-29 09:39

文联主题党日活动——大坪罗屏汉故居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2018年9月28日文联全体干部职工参加主题党日活动——大坪罗屏汉故居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微信图片_20180929093410.jpg

 

微信图片_20180929093356.jpg

微信图片_20180929093413.jpg

 

    罗屏汉(1907-1935年),原名庆良,别名志鸿,广东兴宁大坪镇白云村人。1926年参加革命,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时期兴宁党组织、 东江苏区五华、兴宁、龙川革命根据地的主要创建人,闽粤赣边区主要领导人之一。历任中共兴宁、江西会昌县委书记、粤赣省苏维埃执行委员。闽粤赣边区游击纵队司令员、粤赣边区军政委员会主席等职。1934年秋红军主力长征后,他在闽粤赣边坚持艰苦卓绝的游击战争,1935年7月,在一次突围战斗中身负重伤而壮烈牺牲,年仅28岁,为革命谱写了一页壮丽篇。

微信图片_20180929093404.jpg

罗屏汉革命事迹详述

一、胜利把朱德的南昌起义部队带到安远的天心

1927年8月1日,南昌起义的枪声打响了,起义部队按原定经赣南寻乌夺取广东的计划在有序进行着,沿途各地创建比较早的党组织也时刻准备着接应起义部队南下广东。广东党组织更是紧锣密鼓,摩拳擦掌,东江特委特别派了罗屏汉等同志跟随寻乌籍的交通员潘秉星提前来到寻乌找到古柏等,共同商议接应南昌起义部队南下攻克广东的战斗准备。不料,起义部队中途出现叛军,为防泻露军机,起义部队临时秘密改变了行军计划,准备秘密经福建武平夺取广东。因此所有沿途党组织均不能知道这一行军秘密,未有接应到南昌起义部队。直到起义部队在广东普宁和揭阳一战败退海陆丰,各地党组织才开始实行新的计划策应起义部队,特别是粤东方向的党组织,及时按照朱德的正确指示,把潮汕一带的起义部队集合起来,在梅州三河坝一仗后,让地下交通员带路,从福建武平撤出了战斗。就在这危难时刻,东江特委的罗屏汉和潘秉星又与古柏一起跟李大添经寻乌剑溪往闽西的武平接应到起义部队,最后胜利地把起义部队经寻乌剑溪的山区小道带到了安远的天心镇。第一次大革命失败后,罗屏汉开始组织农民进行武装斗争 。

微信图片_20180929093407.jpg

二、罗屏汉受任闽粤赣边区游击纵队司令员

    1934年10月,由于博古和共产国际军事顾问李德排挤了毛主席正确的军事路线,实行王明"左"倾冒险主义错误的线路,在突破蒋介石的第五次"围剿"过程中红军损失残重, 中央红军主力"红都"瑞金出发,开始战略转移,也就是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 。

    正在这时,原粤赣省苏维埃政府副主席罗屏汉特别受中央军委任命和委派,离开了一直并肩作战的、时任赣南省委白区工作部部长的爱人张瑾瑜同志,来到寻乌南部加强军事游击作战。主要任务是深入到国民党粤军的"喉咙"要害,用游击战和运动战迂回到国民党粤军后方进行重要的军事袭击,牵制国民党粤军的有生力量,秘密平衡协调"罗塘谈判"的五项协议,为红军主力战略转移创造一切最有利的条件。

    临行前,中央军委地方工作部长潘汉年、粤赣军区司令员何长工特别和罗屏汉单独作了整夜的长谈,传达了周恩来和朱德的秘密指示,并且交给罗屏汉一封中革军委即刻委任他为司令员的委任书和相关文件,还有送交闽粤赣省委、军委的指示信。罗屏汉回寻乌后,立刻领导闽粤赣边的游击队投入了战斗,马不停蹄地频频在闽粤赣边境活动,不断攻击、牵制向中央苏区延伸的、被蒋介石收买的广东、福建军阀部队,使他们盘踞自己地盘死守"老巢",不敢随便调谴部队为老蒋卖命,时时想着保存自己的实力,有力地在闽粤赣三省周边省境对向中央苏区延伸的国民党军队以无情的攻击和瓦解。同时开辟了安全无阻的革命秘密通道;使用各种商业渠道换取了苏区紧缺的物资。

    1934年10月21日,红军主力转移途中,在经过陈济棠的安远、信丰的第一道封锁线时,由于陈济棠未守约,没有遵守"罗塘谈判"的五项协议给红军部队让道,双方发起了战斗。在剑溪的罗屏汉立刻进行了周密的战斗部署,在关键时刻,发起了攻打陈济棠国民党粤军反动部队的战斗,命令蔡梅祥和罗亚彬为第一纵队,带领部队速回广东,钳制陈济棠在广东之留守军队;命令潘秉星为第二纵队,带领部队袭击李扬敬第七师驻罗塘的师部和第八师驻澄江的军队;命令李大添为第三纵队,带领部队钳制余汉谋第一纵队第四十四师清溪方向之敌;陈锦华和杜慕南的部队负责牵制余汉谋第一纵队在安远、赣县的三个师。剑溪苏维埃主席刘隆宝负责收集敌区情报;周田苏维埃主席黄清泉负责后勤。这些红军游击队接令后,立刻神出鬼没地不停奇袭陈济棠部队。顿时,陈济棠以为红军主力全面向他的广东进攻,恐慌万状,立即下令停战,逼迫陈济棠遵守"罗塘谈判"的五项协议,给红军主力主动撤军让道,使我红军主力以较小伤亡顺利地通过了第二、三道陈济棠的封锁线。

    罗屏汉的这次战斗部署,完全是按中央的正确指示,秘密、灵活、有效地利用了陈济棠想独霸"南天王"宝座,欲借红军为"挡箭牌"抵制蒋介石军事压力,同时害怕和红军打仗削弱自身实力的矛盾心理,在陈济棠还没有搞清楚红军的秘密动向时,使其与红军始终保持着"外打内通"的良好关系,最大限度地减轻了红军主力转移途中的战斗损耗和阻力,使红军主力转移途中顺利地跳出了蒋介石的第一次军事大包围。

    11月,闽粤赣边的游击队,在罗屏汉的领导下,钳制陈济棠遵守"罗塘谈判"五项协议成功,战事也稍停。罗屏汉在寻乌澄江的周田村宿营,等候从罗塘回来的潘秉星部队,并且准备尽快按来寻乌之前中央军委下达的命令,完成重新整编好闽粤赣边区游击纵队司令部的任务。次日,接到了潘秉星的部队后,与在剑溪万安石迎候的蔡梅祥、李大添、罗亚彬等部队会合,在剑溪村桅杆下原来的剑溪区党支部(原独立三师师部驻地)重新组织整编了闽粤赣边区游击纵队司令部,壮大了武装力量,在剑溪区苏维埃政府驻地石壁下建立了临时指挥所,罗屏汉按原中央军委的委任仍然亲任司令员。独立三师308团政委谢远青在滋溪张屋首先发展了新的赤卫队,热烈响应罗屏汉的号召。之后榜溪、渔溪、剑溪、周田、牛栏背、华齐、大墩、簧竹湖、赖地、汉地、上转坑、项山等村也相继发展了新的赤卫队,不断地壮大了武装力量。游击纵队经常攻打敌人的团防;剪他们的电线;挖毁交通要道;烧断桥梁;截取军事情报;并且购取大批医药、枪弹、粮食、油盐等,通过红色通道运往独立三师和苏区群众。

微信图片_20180929093400.jpg

三、艰苦卓绝的游击战

    从1934年10月底至1935年4月初,主力红军长征以后,中央革命根据地全面被国民党慢慢所控制。陈济棠从湘江战斗中知道了中央红军的真正动向,便撕毁了"合约",并从江西调回主要军队,开始疯狂"围剿"罗屏汉领导的闽粤赣边区和古大存领导的东江苏区,历史上艰苦卓绝、最黑暗的游击战便已拉开了序摹。

    任闽粤赣边区游击纵队司令员、广东兴宁特委书记的罗屏汉本来在龙川、兴宁、平远等地迂回打游击,准备用他原来"五兴龙"以前的基础,重新组织苏区群众起来武装斗争,但陈济棠闻知后,立刻调来了国民党粤军重兵前来包围。罗屏汉避重就轻,立刻带领部队避实就虚,转而攻入江西寻乌南部的留车、岑峰和丹溪,并在平远八尺、仁居袭击了陈济棠第二军军长张达和黄任寰独一师驻粤北没有防备的部队;潜入寻乌项山又攻击了几个"屎缸伯公"的民团,并且没收了大地主的银元分给当地贫苦农民兄弟,最后隐蔽在不远的剑溪腊塔泥休整。

    不料,在剑溪腊塔泥巧遇闽西交通站工作人员送来张鼎丞的信,于是又爬过五夷山脉,进入福建武平的东留、民主一带,协助闽粤赣军区在福建武平的武装部队伏击了国民党的钟少奎部队。

    罗屏汉领导的闽粤赣边区游击纵队就象根"鱼刺"扎在陈济棠粤军的"喉咙"里,更象孙悟空钻进了妖怪的肚子里,必要的关键时刻,总能适当按意愿左右着陈济棠的军队,牵制拖累着他们。在"九路突围"时,又为陈毅、项英领导的中央分局大突围创造着最有利的条件,继续发挥着闽粤赣边区游击纵队司令部不可磨灭的重要历史作用。

微信图片_20180929093338.jpg

四、血战龙川径口
1935年7月,罗屏汉带着罗亚彬、潘秉星等十二人饿着肚子来到大坪布骆村往三架笔转移,终于冲出封锁线连夜走到龙川径口。7日9日,在龙川和兴宁交界的径口宿营,天快亮时罗屏汉叫曾三妹回家煮饭,谁知道"内鬼"出卖我们,叛徒曾火生等借买菜之机勾结集合伪自卫队长曾开清、副小队长曾观生分头密报东坑、大坪、兰亭匪军以及附近后备队,共三百多人,从四面包围过来,天蒙蒙亮时又来了更多的敌人包围过来,当地反动民团带路,游击队陷入了陈济棠第三军军长李扬敬部包围。罗屏汉为掩护战友撤退战至最后一人,面对包围上来的敌人,把最后的一颗子弹一饮而尽!时年28岁,罗屏汉同志就这样壮烈地牺牲了。但罗屏汉同志的革命精神永远活在人民心中!他那为劳苦大众的翻身解放事业而英勇无畏、顽强战斗的感人事迹,永远激励着后人为为共产主义伟大事业奋勇前进。